myJapanAV

Hot Girls

新進女職員的初次淫蕩經曆 新進女職員的初次淫蕩經曆
嗯?這裏不應該是混浴的……」聽到開門的聲音,和女性說話的聲音,泡在水中的尾井感到緊張。進來的毫無疑問的是他的部下……女職員們。 尾井在水裏輕輕的移動,向寬大的露天浴池裏行進。有不少的假山,躲在後面,可能就不會被發現了。 不過這一次的旅行隻有少數的幹部參加,所以女職員也隻有兩個人。「哇─還是男人的浴池寬大,真不公平。」 說話的是吉村真弓,屬於新人類的女性,能以自然的態度和上司對話,是很現代化的女性。「我們擅自進入男用的浴池,可以嗎……」好像很擔心的是秋庭佐如子。 兩個人都是今年高中畢業後進入公司的十八、九歲的年輕女子。 活潑的真弓和內向的佐知子,在辦公室裏也很相好,這一次大概是充滿好奇心的真弓,把佐知子帶到男性浴池的。不要緊。男人們都為卡拉OK或打麻將累得睡了。在這樣深山裏的溫泉,應該不會有其他的客人了。」 真弓用手把水淋在身上,繼續說:「如果有帥哥加入該多好。但都是歐吉桑,真沒趣!」 確實,這一次的秋季旅行,參加的幹部中,最年輕的尾井是四十歲。其實,尾井已經是課長,然因年輕,又隨和,大家把這一次的旅行總幹事任務,完全交給他了。張羅酒席或照顧大家續攤或打麻將,感到疲倦,一個人來泡溫泉時已是淩晨一點了。 所以,做夢也想不到在這個時候會有二名女職員進入男用浴池。 尾井相親結婚有十年之久了。次子也開始上小學,沒有賺多少錢,老婆整天去教會學校。尾井本人原就矮小,加上年年增加腰圍,肚子挺出,遺傳之故,頭發也開始禿。 總之,無論在公司或家庭,都不算是很活躍的人。大家常常把煩心的工作都推給他去做。 偶爾地想過年輕女人享受冒險的愛情遊戲,但生性膽小,又不會喝酒,無法和同事們應酬。所以,深夜裏有兩個新進女職員突然進入男用遊泳池,尾井也不認為這是神的恩賜。自已沒有錯,還下意識的想躲避。 好舒服,寬大得能遊泳,佐知子,快點來吧。」兩個人先後進入浴池裏,池水開始蕩漾。 尾井躲在假山的後面偷看。真弓突然開始嘩啦嘩啦的遊泳。好像聽說過她是高中時代的遊泳選手。水面上偶爾露出水蜜桃般的屁股。年輕的肉體在水中滑動。佐知子隻露出頭,在水面上,以驚訝的表情看著真弓。不久,真弓回到佐知子的身邊坐下,泡在水裏。 「現在的年輕女性,她們大概都有性經驗了吧……」尾井一面偷看一面想。「一定是根本不懂技巧的年輕男人隨便占有了她們……」尾井想到這兒,胯下物變膨脹。「佐知子,你有性經驗嗎?」真弓好像看透尾井的心事般的問佐知子。「沒有,我讀的是女子高中。」 佐知子羞怯的回答。尾井聽了有一點放心,其實就算放心了,佐知子的處女也不會是他的。現在就算是處女,佐知子的眼裏也充滿好奇的光澤,隻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真弓你呢?」「我從高中時代就有男朋友,已經是老手了。」真弓得意的說。出來旅行的夜晚,好像女孩們也和男人一樣,容易產生好奇心或把自已的過去坦白出來。 不久,兩個人離開浴池。尾井看到漂亮的屁股和腿排列在一起。以為兩個人就這樣會離開。沒有想到兩個人就坐在小紅椅上一面聊天一面洗身體。 尾井逐漸對泡在水裏感到痛苦。本來就怕熱,泡澡的時間也很短,在加上血液集中在胯膀下,頭腦因缺血而發昏。 又不好意思現在走出去,一定會指責他開始時怎麼不說,故意偷看她們的身體。尾井緊張的泡在熱水裏。如今兩個人的美豔肉體已經不重要了,心裏隻期盼兩個人快一點離開。 可是,兩個人越聊越起勁,佐知子充滿好奇心的聽真弓高中時代的性經驗。尾井終於受不了,為冷卻昏眩的頭腦和身體,站起來就那樣昏過去了。恢複意識時,尾井發現自已躺在浴池沒的磁磚地上。「重死了!身體這麼小,還至少有八十公斤吧。」 聽到兩個人的談話聲。從內容判斷,尾井昏迷的時間並不長。「怎麼辦?要不要去叫人來?」赤裸的躺在年輕的女職員的面前感到難為情,更不敢現在就張開眼晴站起來。 「不行的。那樣會知道我們來男用浴池。那些人都是好色的歐及桑。」 「那就做人工呼吸吧。你是遊泳選手,學過吧?」兩個人好像還認為尾井昏迷。尤其佐知子,好像真的很擔心的樣子。「和課長接吻,真是不甘願……」真弓說著,蹲在尾井的身邊。... 新進女職員的初次淫蕩經曆

1465333123427707

嗯?這裏不應該是混浴的……」聽到開門的聲音,和女性說話的聲音,泡在水中的尾井感到緊張。進來的毫無疑問的是他的部下……女職員們。

尾井在水裏輕輕的移動,向寬大的露天浴池裏行進。有不少的假山,躲在後面,可能就不會被發現了。

不過這一次的旅行隻有少數的幹部參加,所以女職員也隻有兩個人。「哇─還是男人的浴池寬大,真不公平。」

說話的是吉村真弓,屬於新人類的女性,能以自然的態度和上司對話,是很現代化的女性。「我們擅自進入男用的浴池,可以嗎……」好像很擔心的是秋庭佐如子。

兩個人都是今年高中畢業後進入公司的十八、九歲的年輕女子。

活潑的真弓和內向的佐知子,在辦公室裏也很相好,這一次大概是充滿好奇心的真弓,把佐知子帶到男性浴池的。不要緊。男人們都為卡拉OK或打麻將累得睡了。在這樣深山裏的溫泉,應該不會有其他的客人了。」

真弓用手把水淋在身上,繼續說:「如果有帥哥加入該多好。但都是歐吉桑,真沒趣!」

確實,這一次的秋季旅行,參加的幹部中,最年輕的尾井是四十歲。其實,尾井已經是課長,然因年輕,又隨和,大家把這一次的旅行總幹事任務,完全交給他了。張羅酒席或照顧大家續攤或打麻將,感到疲倦,一個人來泡溫泉時已是淩晨一點了。

所以,做夢也想不到在這個時候會有二名女職員進入男用浴池。

尾井相親結婚有十年之久了。次子也開始上小學,沒有賺多少錢,老婆整天去教會學校。尾井本人原就矮小,加上年年增加腰圍,肚子挺出,遺傳之故,頭發也開始禿。

總之,無論在公司或家庭,都不算是很活躍的人。大家常常把煩心的工作都推給他去做。

偶爾地想過年輕女人享受冒險的愛情遊戲,但生性膽小,又不會喝酒,無法和同事們應酬。所以,深夜裏有兩個新進女職員突然進入男用遊泳池,尾井也不認為這是神的恩賜。自已沒有錯,還下意識的想躲避。

好舒服,寬大得能遊泳,佐知子,快點來吧。」兩個人先後進入浴池裏,池水開始蕩漾。

尾井躲在假山的後面偷看。真弓突然開始嘩啦嘩啦的遊泳。好像聽說過她是高中時代的遊泳選手。水面上偶爾露出水蜜桃般的屁股。年輕的肉體在水中滑動。佐知子隻露出頭,在水面上,以驚訝的表情看著真弓。不久,真弓回到佐知子的身邊坐下,泡在水裏。

「現在的年輕女性,她們大概都有性經驗了吧……」尾井一面偷看一面想。「一定是根本不懂技巧的年輕男人隨便占有了她們……」尾井想到這兒,胯下物變膨脹。「佐知子,你有性經驗嗎?」真弓好像看透尾井的心事般的問佐知子。「沒有,我讀的是女子高中。」

佐知子羞怯的回答。尾井聽了有一點放心,其實就算放心了,佐知子的處女也不會是他的。現在就算是處女,佐知子的眼裏也充滿好奇的光澤,隻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真弓你呢?」「我從高中時代就有男朋友,已經是老手了。」真弓得意的說。出來旅行的夜晚,好像女孩們也和男人一樣,容易產生好奇心或把自已的過去坦白出來。

不久,兩個人離開浴池。尾井看到漂亮的屁股和腿排列在一起。以為兩個人就這樣會離開。沒有想到兩個人就坐在小紅椅上一面聊天一面洗身體。

尾井逐漸對泡在水裏感到痛苦。本來就怕熱,泡澡的時間也很短,在加上血液集中在胯膀下,頭腦因缺血而發昏。

又不好意思現在走出去,一定會指責他開始時怎麼不說,故意偷看她們的身體。尾井緊張的泡在熱水裏。如今兩個人的美豔肉體已經不重要了,心裏隻期盼兩個人快一點離開。

可是,兩個人越聊越起勁,佐知子充滿好奇心的聽真弓高中時代的性經驗。尾井終於受不了,為冷卻昏眩的頭腦和身體,站起來就那樣昏過去了。恢複意識時,尾井發現自已躺在浴池沒的磁磚地上。「重死了!身體這麼小,還至少有八十公斤吧。」

聽到兩個人的談話聲。從內容判斷,尾井昏迷的時間並不長。「怎麼辦?要不要去叫人來?」赤裸的躺在年輕的女職員的面前感到難為情,更不敢現在就張開眼晴站起來。

「不行的。那樣會知道我們來男用浴池。那些人都是好色的歐及桑。」

「那就做人工呼吸吧。你是遊泳選手,學過吧?」兩個人好像還認為尾井昏迷。尤其佐知子,好像真的很擔心的樣子。「和課長接吻,真是不甘願……」真弓說著,蹲在尾井的身邊。

意外的發展使尾井來不及做心理準備就有溫暖的嘴唇壓在自已的嘴上。

同時鼻子被捏緊,呼吸摧進嘴裏。那是濕濕溫溫的有果實般的甜軟味,外加一點酒精的味道。真弓連續做幾次人工呼吸。尾井胸裏充滿年經女人的呼吸,不由得開始
興奮。因為真弓彎下身體的係,乳頭還碰及尾井的胸膛。「不要緊,還有呼吸,也沒有喝多少水的樣子。」真弓做完人工呼吸,抬起頭說。佐知子把濕毛巾放在尾井
的頭上。佐知子還不停的撫摸她的胸部。

尾井微微張開眼睛。看到兩個美女跪在左右,一定是太緊張了,沒有用圍巾圍腰,全身赤裸。在豐滿的大褪根部看到沾上水的黑毛。「佐知子,你也給他做人工呼吸吧。就當做練習初吻。」

「我不要。已經有呼吸,不要了。」「他也真是的。已經先來這裏,應該和我們說一聲的。」「是我們擅自闖入男用浴池,他一定是不好意思說吧。」兩個人一面滴咕,一面照顧尾井。

她們沒有叫人來幫忙,可能是要把這件事變成三個人的秘密。不能永遠這樣下去。差不多到了該醒的時候了。

「唔……」尾井盡量的表演,發出哼聲,輕輕的扭動手腳。「好像醒過來了。」真弓這樣說時,佐知子突然驚醒過來,用浴巾擋住胸和胯下。尾井原以為醒過來後這件事算告一段落。沒想到佐知子突然發出尖叫聲「啊……」

「怎麼了?」真弓驚訝的沿佐知子的視線看去。竟然尾井的陰莖勃起到凶猛聳立。

「真是沒道理。原來課長早就醒了。」真弓大聲說。如此一來,尾井又失去清醒的機曾。

「好吧。這麼喜歡昏過去,那就隨你吧。」「可是,也有可能沒有醒過來吧。不是潛意識裏也有這種情形嗎?」佐知子難為情似的指著尾井勃起的肉棒。「可是他的臉已經不是蒼白了。看吧。」真弓竟然大膽的伸手抓緊尾井的肉棒。

「唔……」尾井發出很想的哼聲,全身顫抖一下。「看吧,他隻是難為情的張不開眼睛而已。即然這樣,趁這個機會讓佐知子多學一點東西吧。」真弓握住肉棒的手開始一緊一鬆的活動。

「你要看清楚。裏是……」真弓指著勃起的龜頭,以及因緊張和興奮縮小的陰囊,向佐知子介紹說她們已經知道尾井蘇醒了,但仍莒把他當做昏迷。尾井對自已最敏感的部份受到撫摸,產生無法形容的快感。

反正知道課長是膽小的人,現在也不會采取反擊的行動,更不用擔心他會把這件事說出去。佐知子看了一陣男人的性器後好像也習慣了。況且還有真弓在一起。「佐知子,你也摸摸看吧。」

「我不好意思……」「不要緊的,快一點。」真弓拉佐知子的手強迫她摸陰莖。「啊……好可怕……」佐知子好像突然抓到鰻魚似的,嚇得把手縮回去。「不用怕,不會咬你的。

「可是……溫溫熱熱的,還在抖動。」佐知子的手又被拉回去,這一次用手掌包圍陰莖了。「看,什麼事也沒有吧。」

「嗯……」一旦握在手裏後,好像又產生好奇心。佐知子也一鬆一緊的開始撫弄肉棒。佐知子的手掌和真弓的感覺好像不同。尾井的呼吸開始急促。微微張開眼睛,
尾井首先看到佐知子的乳頭。她的腰上圍一條浴巾,另一邊的真弓,因豎起一腿,能看到濕潤的花瓣。看到這種情形的刹那,尾井的肉棒就在佐知子的手裏爆炸
了……

第二天早晨,尾井六點鍾醒過來。想起昨夜的事,在被窩裏發呆。在同一臥室裏,打麻將到天亮的同事們還在打鼾。尾井一個人起來,去泡溫泉。

今天早晨,無論如何,真弓和佐知子不會來吧。昨晚就在這個地方和兩個年輕女性有了奇妙的經驗。尾井覺得彷佛是一場夢。「哎呀……」尾井射精時,佐知子驚訝的把手收回去,緊張的看著還在振動的肉棒。

「佐知子,是你的技巧太好了吧。」真弓笑著,繼續向佐知子說明男人射精的情形。看到尾井還在假裝昏迷,兩個人就衝洗一下身體便走出去了。

兩個人走了之後,尾井還在陶醉在快感的餘韻中,熱氣好像還留有兩年經女人的體臭。想起昨晚的事,尾井的胯下物又開始騷癢。這一次的旅行是二天一夜,今天下
午就必須準備回去。和她們相遇,一定感到不自在,今後在辦公室真不知要如何和她們相處。尾井沒有後悔。將來不論她們說什麼,要始終堅持昏過去,其他的事什
麼也不記得了。

現在尾井不像過去以類似父愛的感情看她們,而能把她們看成是欲望對象。不隻是很開放的真弓,連那樣老實的佐知子也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伸手摸肉棒。她們的欲望
或好奇心遠超過尾井的想像。看這樣子,像他這樣不起眼的中年男人說不定也能有和年輕女孩性交的機曾。尾井覺得眼前一片光明。興奮的看自已勃起的陰莖。尾井
興奮的離開浴池,在更衣室對著鏡子看自已的身體。

自由雙臂,露出肌肉。但鏡中出現的是肌肉鬆弛的脾酒桶肚,和頭發半禿的矮小中年男人。

「沒有用的……」決心不要產生不可能的幻想,回到現實後,尾井回到房間。

做為這次旅行的幹事,要把大家叫起來,按預定,上午去爬山。「讓我睡到中午吧……」睡在同房裏的同事,沒有一個人肯起來。喝不少酒,又打麻將,大概累壞了。大家都是中堅幹部,也是四、五十歲了。出來旅行後,卻又都恢複年輕的生活了。

「早餐已經準備好了……」「留在中午一起吃吧。還是讓我睡吧。」「爬山呢?」

「誰想去,就帶誰去吧。」聽部長這樣說,尾井隻好一個人到樓下的餐廳。

「早安……」餐廳裏隻有真弓和佐知子。

 

 

「他們都說還要睡覺,你們先吃吧。」聽到尾井這樣說,真弓和佐知子互望一眼,吃吃笑著開始吃早餐。

尾井到廚房交代把早餐留到中午後,回到餐廳,在尷尬的氣氛下拿起筷子。在大家都在場的場面,萬一她們說出昨夜的事可麻煩了。這樣隻有她們兩個還好一些。真
弓和佐知子,什麼也沒有說,吃過飯後便回房了。尾井九點來到集合地。旅館後面的山就是登山路線。來集合地點的隻有佐知子一個人。

「真弓沒有來嗎?」「她說有點不舒服。」「真的嗎?不然,你也不要去登山,留下來照顧她吧。」「不要緊,這是常有的事。她說想一個人留在房裏休息。」

聽佐知子的話,真弓好像有月經了。女性有時常有些男人不了解的問題。佐知子即然這麼說,尾井也不便追問了。「部長和他們呢?」「都在睡覺。好像打麻將到天
亮。」尾井說著,又想起昨晚看到佐知子可愛的乳頭和手掌的感覺,胯下物又開始騷動。尾井以為佐知子是不會去爬山了,一個人當做散步向山上方向走時,佐知子
也跟來了。

「你也要去嗎?」「嗯,讀國中時和同學們來過這裏。」「那就一起走吧。」

尾井對佐知子已經沒有淫猥的幻想,隻剩下想做一個好上司和父愛的感情。「課長的太太是什麼樣的人呢?」佐知子走在山路上問。

「在故鄉相親的,彼此都是三十歲,平凡算是最大的優點吧。」

不想談老婆的事,可是比提起昨晚的事而受到責難要好多了,而且和年輕的佐知子一起爬山,心裏感到說不出的快樂。兩人到達山頂時,突然下起大雨。

「我從小就喜歡汽車和電車,但因家裏窮,買不起玩具,於是下決心長大後要開玩具店。」

「現在是在玩具公司當課長,夢想算是達成了吧。」對尾井的故事,佐知子也很專心的聽。

和積極開放的真弓在一起,佐知子的存在就不鮮明。可是隻有她一個人時,尾井發現她很隨和,在美貌方面,尾井也偏愛佐知子這樣的女孩。兩個人躲在山上的小屋裏,雨依舊下個不停。

無法欣賞景色,但能和佐知子獨處,尾井感到無比的幸福。沒有其他的觀光客,也沒有小賣店,窄小的小屋裏隻有他們兩個人。小屋大概隻有五坪大小,一半是地板的房間,隻有一個小窗戶。沒有聽說有台風,天氣也逐漸放晴。中午前回到旅館應該不成問題。佐知子也談起自已的事。

今年十八歲,七、八月前還是穿製服的高中女生。趁談話中斷,尾井看坐在旁邊的佐知子。穿T恤和牛仔褲,披一件粉紅色的夾克,白色的運動鞋沾了一些汙泥。快到山頂時遇到雨,跑進山小屋裏。她的身上應該有點汗濕吧。聞到從佐知子身上散發出來的甜軟味。

「關於昨晚的事……」為打破沉悶的氣氛,尾井說出決定做為禁忌的話題。以現在的氣氛,也許能當做笑話了。而且疲此都是赤裸的,現在又何必那樣拘泥,當時還
是佐知子伸出手,最後使尾井射精。「你果然是醒的。」聽到尾井突然提起這個話題,佐知子有點尷尬。小屋裏隻有兩個人,可是她沒有逃避的意思。「如果沒有真
弓在場,你也會好奇的摸嗎?」尾井不由已的壓低聲音問。他自已因為緊張和興奮,又感到頭昏目眩。

昨晚有真弓在一起,看起來像一場戲,現在隻有兩個人,好像很認真的尾井覺得比昨晚更像在做夢了。

「如果沒有真弓,我一個人是不會去男用浴池的。」佐知子低下頭說。

「可是課長昏倒在浴池時,真的把我們嚇壞了。想不到難為情的事,隻想到課長死了該怎麼辦……」「為什麼?」

「我很喜歡課長。在公司裏,你是最值得信賴的人……不然我不會一起來爬山的。」

尾井聽後,瞪大眼睛。「你不要和我開玩笑。我知道自已是什麼樣的人。隻是一個不起眼的中年男人。」

「請不要這樣說。課長對小小的玩具也付出愛情,是很認真的人。」佐知子抬起頭直視著尾井說。尾井感到吃驚之餘也產生困惑。欲望和父愛互相糾結。在這種情形
下,做為一個男人是不是該吻她,還是該做為一個年長者,拍拍她的肩,采取守護的態度。想擁抱她,但又不願意被厭惡。尾井在心裏一直盤算。

「昨晚她握我的陰莖。或許她也有期待。我要幹了!」尾井產生莫名其妙的信心,把坐在旁邊的佐知子摟過來。「啊……」佐知子發出驚訝的聲音,身體也顫抖一下。

但沒有拒絕的意思,使尾井增加很大的信心。如果知道這麼簡單,早就該動手了。

尾井用力把佐如子摟在懷裏,把嘴壓上去。

「唔……」佐知子發出經微的哼聲,閉上眼睛,身體也變軟了。

尾井輿奮的把舌頭插入佐知子的嘴裏,貪婪的享受美感。佐知子也戰戰競競的回應。她的舌頭柔軟得恨不得把它咬斷。經過長吻後,尾井的手慢慢伸到佐知子的胸
上。摸到乳房時,佐知子的呼吸變急促。沒有愛情也無妨。為了好奇心在旅途中以輕鬆的心情和中年的尾井發生第一次關係。尾井覺得這樣也很不錯。而且佐知子還
了解尾井對工作的熱忱,尾井感動得像年輕時的初戀一樣,感到興奮異常。兩個人的嘴終於離開。佐知子好像怕被看到似的低下頭。

尾井迅速脫去上衣,也脫佐知子的夾克。然後把她推倒。撩起T恤,和解開乳罩的掛鉤。佐知子隻是閉上眼睛,沒有抗拒。出現昨晚也看過的可愛乳房。尾井受到強大的吸力似的,臉貼在乳房上,把乳頭含在嘴裏。吸吮左右乳頭,沿著神聖處女的肌膚,尾井慢慢向佐知子的下半身移動。

好久沒有這樣做細膩的愛撫。解開佐知子的牛仔褲拉鏈時,佐知子也主動的抬起屁股。脫下牛仔褲和運動鞋,看到修長的雙腿。尾井過去不知想了多少次希望能愛撫這樣年輕光滑的美腿。忍不住把臉貼在佐知子的大腿上,一直舔到小腿肚,然後脫去白短襪,熱情的舔腳掌或腳趾。

「啊……好癢……」佐知子說著,腳趾在尾井的嘴裏縮緊。

尾井舔過左右腳後,這才從腳跟向上舔。舔到大腿根後,準備脫去白色三角褲。

「啊……」佐知子雙手掩臉,但還是微微抬起屁股。很快的,拉下三角褲,從腳底脫下去。尾井的臉靠近中心,仔細觀察時,呼吸都會噴到花心上。在神聖的山丘上有一片黑色的恥毛,溪穀裏的肉縫微微開啟,裏面是淡淡的粉紅色。花瓣有一層露水,上面還看到花蕊露出頭。

「啊……不要那樣看了……」佐知子的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同時不停的扭動下半身。

尾井用兩根手指分開花瓣。看到裏面有處女的肉洞在蠕動。在讀高中時,一定會有機會失去處女,尾井感謝神讓她把處女留到現在。被花園的花蜜吸引,尾井的嘴緊貼在花瓣上。

「唔……不要……」佐知子的屁股跳動,雙腿夾緊尾井的頭。舌尖壓在恥丘,尾井貪婪的把舌頭伸入肉縫裏轉動。每一根陰毛都充滿甜軟的體臭。花瓣的內側也越來
越濕潤。舌尖碰到敏感的花蕊時,佐知子的全身顫抖。尾井小幅度的振動舌頭,向小突出物做集中攻擊,又抬起雙腿,在屁股溝上舔。舔到可愛的菊花蕾時,怕癢似
的縮緊。

「啊……啊……」佐知子的喘息聲急促,在窄小的山屋裏,充滿十八歲的年經熱氣和芳香。尾井再度回到肉縫,吸吮新鮮蜜汁,同時把自已的褲子和內褲一並脫下。
除老婆之外,第一次遇到其他女性的陰莖,因期待和興奮,完全勃起,冒出青筋。並不是很了不起的肉棒,但這種程度的肉棒對處女剛好。中年人並不是靠次數和持
續力,而是以技巧決勝負。

尾井不停的舔肉縫,一直到充分的濕度才抬起頭。身體壓到佐知子的身上,讓龜頭對正花瓣。佐知子的表情沒有變化,顯得很平靜。尾井慢慢向前挺進,龜頭把花瓣推開,進入肉洞。

「喔……」佐知子發出短促的哼聲,上身仰成拱形。尾井不顧一切的插入,終於進入到根部。強烈勒緊的快感,使尾井拚命的忍耐才得以避免立刻爆炸。自認為要以
技巧取勝,如果立刻射精,豈不太沒面子了。經過調整呼吸後,開始慢慢抽插。「啊……不行了……痛……求求你……不要動……」破瓜的劇痛,使得佐知子皺起眉
頭哀求。

尾井停止動,想到另一種興奮的方法。雖然沒有射精,但即然已經插進去,毫無疑問的是佐知子的第一個男人。尾井慢慢拔出肉棒,騎到佐知子的胸上,彎下身體。
佐如子看到近在眼前的陰莖,稍猶豫一下,立刻吞入嘴裏。「啊……好舒服,用力吸吧……」尾井身上不再用力,任由佐知子的舌頭舔。沒有多久,尾井被強烈的快
感包圍。把大量的精液射入佐知子的嘴裏。

「唔……」可能是卡在喉頭,佐知子皺起眉頭,吐出肉棒。剩餘的精液噴射在佐知子的臉上。尾井射出最後一滴精液後,隨即倒在佐知子的身邊。就在此時,佐知子悄悄的向唯一的窗戶,以手指做V字型信號。

不知何時,真弓已來到窗外,用小型攝影機向裏拍攝。

真弓也做出oK信號,好像表示大功告成。

「如果說要把錄影帶帶給課長太太看,不知他肯出多少錢?」真弓露出滿意的笑容。

昨晚從浴池回來後,兩個人就想好今天的計劃。

已經知道其他的人不會去爬山,唯有下雨是意外。但小屋比草地更容易進行。

「這樣就可以在放春假時,兩個人一起去夏威夷渡假了。雖然是佐知子破瓜的代,但計劃是我先想出來的。」尾井不知道將來必須付出代,仍舊陶醉在快感的餘韻之中。

No comments so far.

Be first to leave comment below.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