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JapanAV

Hot Girls

原来强奸不是男人的專厉。 原来强奸不是男人的專厉。
週五晚上,由於業務的需要,我都會到士林一家PUB,和一些商界的朋友見面,這個習慣持續已經有三個多月,當初我是在一位從事保險的業務員,邀請出席的。燕翎今年二十五歲,原本在她父親公司擔任會計,一年多前父親生意失敗,家中值錢東西都變賣光了,正好可還清債務,她的會計沒得做了,在朋友引薦下,進入保險公司。 我們的認識也很偶然,那天我正在南京東路復興南路口的肯德基和朋友用餐,這女孩上下樓梯兩三次,而且每次都對我投以異樣眼光,當她看我第三次的時候,我跟朋友說:「她要為看我付出代價!」我起身跟她換了一張名片,當天傍晚,我就撥了一通電話邀約她,他因此成為我的客戶。 她們成立一個行銷人員的聯誼會,我受到她的邀請參加,藉以結識更多從事銷售工作的人員,也交換行銷上的心得! 再過兩天就是七夕情人節,當天的PUB氣氛相當熱絡,大家也無心在業務進修上的討論,聊聊彼此的感情生活,有的人幸運、有的人美滿、總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當酒酣耳熱以及熱門音樂的催化下,彼此的辛酸情感也不斷湧現! 我並不習慣這樣的環境,見到有些成員,告假而歸,我原也準備離開,燕翎希望留下,因為她都是搭我的便車,只好捨命陪「美女」,我重新調整座位,靠到進門落地窗邊,這樣我可以方便看到電視牆的MTV,也方便她們自由進出,剩下的夥伴,幾乎青一色都是女孩了。 我這時候才清楚的看到,鄰近幾桌打扮入時的女生,和五六個老外飲酒取樂,下場熱舞,酒杯交晃,相互挑逗,各取所需。燕翎、巧玟、麗欣、莉茹早已下場和一些年輕小子,搖頭擺臀去了,而且愈跳愈加挑逗,巧玟、麗欣甚至只剩下上半身的小可愛,皎潔光滑的腰和骨感的香肩都被汗水的浸潤,顯露出年輕女子的嬌豔動人模樣,我驚異眼前的景況,心想這幾位女孩,平常都是正襟危座的模樣,卻也有火辣熱情的另一面。 不知過了多久,我的確有點睏了,但難得燕翎玩得那麼起勁,不好意思掃她的興,突然,有一位我並不認識的女孩大喇喇的坐在我的面前。 「為什麼不下去玩玩?」 「喔!我喜歡欣賞…」我聳聳肩說。 「請我喝杯海尼根吧!」 「好啊!」我雖對這無理的女孩弄得有點氣,但為展現男子的紳風度,還是微笑答說。 她立刻向櫃檯招手,很快的就送上來兩杯海尼根,我有點為難說:「我不喝酒的!」她立刻答話說:「陪我喝一杯吧!給我個面子!」我不好堅持說不,笑笑的付錢給小妹,順便藉故上洗手間,讓漲紅的臉尋一個出處! 我回座時,看到這女孩穿了一件細肩帶襯衣、熱褲,露出內在丁字褲的細線,果然是年輕有活力的生命,我坐下來,她對我一笑並將酒杯推的更加靠近我,示意我喝。我端起來和她碰一下酒杯,然後飲下,雖有透心的涼,但啤酒那苦澀的味道卻讓我難忍。 「乾了吧!」她說。只見她早已喝的酒杯空虛。我不好失禮,明知這一杯下肚,我就算掛定了,氣從喉頭湧了出來,一陣噁心。 「看來你真不會喝酒!她們倒沒有欺騙我!謝謝你給我一個這麼大的面子!」然後見她一付得意樣。她長的還算標緻,短而挑染的頭髮,細眉尖挺的鼻子,精小的薄唇和淺淺的酒窩。 我的心跳在逐漸加速,身體愈來愈熱,頭昏沉的厲害,我雖然酒量不好,但也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我愈想掙扎的醒著,就愈加難受……。 我在迷糊中,不再聽到吵雜的音樂聲,感覺自己好像躺在舒服的床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身體的燠熱仍在,昏沉的狀況似乎好了一些,但仍然無法睜開眼睛,依稀感覺身體是裸著的,蓋著床單,但下半身卻涼涼的,有女子說話聲,她們似乎正瞧著我的裸體,不只一人,真怪,作夢乎? 「千惠,妳不要這樣!妳叫我怎麼面對我的朋友?」我聽到燕翎的聲音,她像是在向別人祈求,而且跟我有關,這到底怎麼回事? 「不行!我們就想嚐嚐這個在妳眼中神聖的男人,到底有多神聖!哼!」這個聲音,是要我請她一杯啤酒的女孩的聲音,這好像並不是夢,這個房間好像充滿人,而且隱約感覺這是個陰謀,跟我和燕翎都有關。 突然間,有人揭開了原本蓋在我身上的床單,這下我可以確定的是,我真的是一絲不掛,而且雙手、雙腳被綁覆著,不能動彈,這一驚非同小可,出了一身冷汗,「哈哈哈!就是這個男人,改變我在我家的地位,他憑什麼?」那個女孩說,「妹,姐拜託妳!這跟他無關!是他給姐重新的生命!」燕翎說。 「對,就是因為他,讓妳成為父母親眼中的救世女,哼,讓我從此在父母親的眼中失寵,他們覺得妳變得又乖又能幹,我不服氣,憑什麼是妳!我書唸的比妳好,從小就比妳更受到關愛,就是他讓妳去上個什麼課,而讓妳有今天的成就!不行!我要毀了妳,我更要毀了他!」 我約略知道事情的始末了,看來這是一個家庭的難題,而我被牽涉在裡面。 「姐!我今天就要徹底的毀了他,讓妳痛苦,妳給我好好的看著!」 我感覺到身體週邊有唏唏窣窣的腳步聲,隨即有熱灑在身上,眼前熱熱紅紅的,應該是燈光,我想?「千惠,妳這樣對待人家,真不怕受到…姐求求妳,不要傷害他,妳要姐做什麼,我都答應妳,就是不要傷害他…」「好啊,那妳跟他做愛,就在這裡!」「這…這不行啦…他又不見得喜歡我,更何況我們只是朋友,他更是我的…我的老師…這絕不可以!」「好啊,那妳就等著看,我們當然不會殺了他,更不會害他,我們只是讓他爽一下,哈哈哈!」... 原来强奸不是男人的專厉。

1465391499833033

週五晚上,由於業務的需要,我都會到士林一家PUB,和一些商界的朋友見面,這個習慣持續已經有三個多月,當初我是在一位從事保險的業務員,邀請出席的。燕翎今年二十五歲,原本在她父親公司擔任會計,一年多前父親生意失敗,家中值錢東西都變賣光了,正好可還清債務,她的會計沒得做了,在朋友引薦下,進入保險公司。

我們的認識也很偶然,那天我正在南京東路復興南路口的肯德基和朋友用餐,這女孩上下樓梯兩三次,而且每次都對我投以異樣眼光,當她看我第三次的時候,我跟朋友說:「她要為看我付出代價!」我起身跟她換了一張名片,當天傍晚,我就撥了一通電話邀約她,他因此成為我的客戶。

她們成立一個行銷人員的聯誼會,我受到她的邀請參加,藉以結識更多從事銷售工作的人員,也交換行銷上的心得!

再過兩天就是七夕情人節,當天的PUB氣氛相當熱絡,大家也無心在業務進修上的討論,聊聊彼此的感情生活,有的人幸運、有的人美滿、總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當酒酣耳熱以及熱門音樂的催化下,彼此的辛酸情感也不斷湧現!

我並不習慣這樣的環境,見到有些成員,告假而歸,我原也準備離開,燕翎希望留下,因為她都是搭我的便車,只好捨命陪「美女」,我重新調整座位,靠到進門落地窗邊,這樣我可以方便看到電視牆的MTV,也方便她們自由進出,剩下的夥伴,幾乎青一色都是女孩了。

我這時候才清楚的看到,鄰近幾桌打扮入時的女生,和五六個老外飲酒取樂,下場熱舞,酒杯交晃,相互挑逗,各取所需。燕翎、巧玟、麗欣、莉茹早已下場和一些年輕小子,搖頭擺臀去了,而且愈跳愈加挑逗,巧玟、麗欣甚至只剩下上半身的小可愛,皎潔光滑的腰和骨感的香肩都被汗水的浸潤,顯露出年輕女子的嬌豔動人模樣,我驚異眼前的景況,心想這幾位女孩,平常都是正襟危座的模樣,卻也有火辣熱情的另一面。

不知過了多久,我的確有點睏了,但難得燕翎玩得那麼起勁,不好意思掃她的興,突然,有一位我並不認識的女孩大喇喇的坐在我的面前。

「為什麼不下去玩玩?」

「喔!我喜歡欣賞…」我聳聳肩說。

「請我喝杯海尼根吧!」

「好啊!」我雖對這無理的女孩弄得有點氣,但為展現男子的紳風度,還是微笑答說。

她立刻向櫃檯招手,很快的就送上來兩杯海尼根,我有點為難說:「我不喝酒的!」她立刻答話說:「陪我喝一杯吧!給我個面子!」我不好堅持說不,笑笑的付錢給小妹,順便藉故上洗手間,讓漲紅的臉尋一個出處!

我回座時,看到這女孩穿了一件細肩帶襯衣、熱褲,露出內在丁字褲的細線,果然是年輕有活力的生命,我坐下來,她對我一笑並將酒杯推的更加靠近我,示意我喝。我端起來和她碰一下酒杯,然後飲下,雖有透心的涼,但啤酒那苦澀的味道卻讓我難忍。

「乾了吧!」她說。只見她早已喝的酒杯空虛。我不好失禮,明知這一杯下肚,我就算掛定了,氣從喉頭湧了出來,一陣噁心。

「看來你真不會喝酒!她們倒沒有欺騙我!謝謝你給我一個這麼大的面子!」然後見她一付得意樣。她長的還算標緻,短而挑染的頭髮,細眉尖挺的鼻子,精小的薄唇和淺淺的酒窩。

我的心跳在逐漸加速,身體愈來愈熱,頭昏沉的厲害,我雖然酒量不好,但也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我愈想掙扎的醒著,就愈加難受……。

我在迷糊中,不再聽到吵雜的音樂聲,感覺自己好像躺在舒服的床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身體的燠熱仍在,昏沉的狀況似乎好了一些,但仍然無法睜開眼睛,依稀感覺身體是裸著的,蓋著床單,但下半身卻涼涼的,有女子說話聲,她們似乎正瞧著我的裸體,不只一人,真怪,作夢乎?

「千惠,妳不要這樣!妳叫我怎麼面對我的朋友?」我聽到燕翎的聲音,她像是在向別人祈求,而且跟我有關,這到底怎麼回事?

「不行!我們就想嚐嚐這個在妳眼中神聖的男人,到底有多神聖!哼!」這個聲音,是要我請她一杯啤酒的女孩的聲音,這好像並不是夢,這個房間好像充滿人,而且隱約感覺這是個陰謀,跟我和燕翎都有關。

突然間,有人揭開了原本蓋在我身上的床單,這下我可以確定的是,我真的是一絲不掛,而且雙手、雙腳被綁覆著,不能動彈,這一驚非同小可,出了一身冷汗,「哈哈哈!就是這個男人,改變我在我家的地位,他憑什麼?」那個女孩說,「妹,姐拜託妳!這跟他無關!是他給姐重新的生命!」燕翎說。

「對,就是因為他,讓妳成為父母親眼中的救世女,哼,讓我從此在父母親的眼中失寵,他們覺得妳變得又乖又能幹,我不服氣,憑什麼是妳!我書唸的比妳好,從小就比妳更受到關愛,就是他讓妳去上個什麼課,而讓妳有今天的成就!不行!我要毀了妳,我更要毀了他!」

我約略知道事情的始末了,看來這是一個家庭的難題,而我被牽涉在裡面。

「姐!我今天就要徹底的毀了他,讓妳痛苦,妳給我好好的看著!」

我感覺到身體週邊有唏唏窣窣的腳步聲,隨即有熱灑在身上,眼前熱熱紅紅的,應該是燈光,我想?「千惠,妳這樣對待人家,真不怕受到…姐求求妳,不要傷害他,妳要姐做什麼,我都答應妳,就是不要傷害他…」「好啊,那妳跟他做愛,就在這裡!」「這…這不行啦…他又不見得喜歡我,更何況我們只是朋友,他更是我的…我的老師…這絕不可以!」「好啊,那妳就等著看,我們當然不會殺了他,更不會害他,我們只是讓他爽一下,哈哈哈!」

我聽得出這笑的背後,展現極強的惡毒想法,燕翎再沒有了聲音,只有嗚嗚的哭泣聲,想來她的嘴被堵住了,然後,我感覺到我的陰莖被抓了起來,胸部被摸著,而且不只一個人,許多人在我身上摸著。

陰莖一陣溼熱,有人用嘴含著我的陰莖,搓弄我的睪丸,我奮力張開眼睛,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壞了,雖然我剛剛隱約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都不如親眼所見來的恐怖,一個偌大房間,有兩盞攝影燈,還有兩台攝影機,四名一絲不掛的裸女在我身邊,或親或摸得搓弄我的身體,燕翎被綁在椅子上,嘴巴被堵住,眼睛垂淚,閉著,似乎不想看到發生在她眼前的這一幕。

「哈,你醒了!更好,就讓你好好享受。」千惠說。我雖然醒了,但全身竟然動彈不得,就連嘴巴也說不話來,掙扎著,但身上有如千萬隻螞蟻噬咬著,我緊咬著雙唇,那種無助、無力、難以抗拒,陣陣撞進身體的深處!

「啊…啊…」我不敢相信,這竟然是我的呼聲。

「聖人,你受不了了,哈哈哈!」千惠淫穢的發出譏笑聲。

含著我的陰莖的那個女孩,用舌頭挑動著我的龜頭,我的龜頭承受這樣的刺激,卻又無處宣洩,躲不掉,雙腳又被緊緊的綁著,那酥麻不斷積聚在身體裡面,我的陰莖早已漲滿,刺激直到根步,卻又釋放不了,身體因為用力而透出汗水,從胸膛小腹化作小溪般奔流下來,浸濕潔白的床單。

突然,這些處在我身上的搓動停止了,換成千惠騎坐在我的腰間,她一絲不掛,「聖人,我要你的精液,我要生你的孩子,我要哈哈哈…,小婷,來把妳的小穴放在他的嘴巴上!讓他嚐嚐妳的淫精!」

那位叫小婷的女孩,隨即也跨坐在我的臉上,她的小穴擺放在我的嘴巴,那早已溼透的鮮紅小穴,從洞口流出透明液體的淫液,一點一滴流進我的嘴裡,同時千惠抓著我的陰莖,只覺得有一股熱燙著我的龜頭,起先好像頂著一片障礙,然後龜頭處一陣緊縮,從龜頭慢慢的經過陰莖,直到龜頭頂到深處,緊已經包覆陰莖根部,其他都是熱熱濕濕的感覺,然後千惠雙手握著我的大腿,只見她一上一下在我身上運動著!我的陽具也在她的捉弄下,比之前只是被舌交,要來的舒放些,似乎有個管道,可以讓氣流通,原本的一股氣是匯聚在陰莖的跟部,現在好像氣通全身,一陣陣的能量經由尾閭,散於全身的細胞!

我的氣順了,全身熱血則是滾燙的,那名叫小婷的女子不知在什麼時候,又換了另一位,這位有很重的體味,陰唇肥厚,小穴的洞清晰可見,淫液更加洶湧,而她的菊花穴佈滿黑短的陰毛,直湊著我的鼻頭,我都快呼不出氣來了。

我突然感覺到,千惠全身的重量壓在我的下體,一股熱浪沖刷著我的龜頭,她原本握著我大腿的手,更加深陷在我的肌肉中,我的跨下大腿,被她的汗水給浸濕了,她停止活塞運動,仰著頭喘著氣。

不知道是恐懼,還是怎的,我的高潮持續,卻沒有洩出,坐在我臉上的這位小妞,用她自己的中指持續撥弄她的陰蒂,淫水就順著她的小穴口,流經會陰灌進我的嘴裡,腥腥的味道頗為難聞,受到如此的煎熬,我幾乎忘了下體的腫脹,半晌她一陣襟臠,陰道口劇烈收縮,流下一大滴帶點米黃色的液體,就落在我的嘴唇邊。

她一個轉身翻下床去,我才見她有一雙明亮的雙眼,細小的臉蛋,長髮及肩,身體修長光滑,也還稱得上是美女,但對她的體味我就不敢茍同了,我看著持續坐在我跨下的千惠,她卻閉著雙眼,頭髮也被汗水沾濕,臉頰紅潤嬌豔,五官精緻,粉肩和修長的雙臂,尖挺紅潤的雙峰,平淨無暇的小腹,小腹下端微微隆起的陰阜,以及披覆在上面直而黑亮的陰毛,潔白的腿。

她的美麗卻是比燕翎要多上幾分,就連在場的女子也無一跟她匹敵,但是對她的狠毒,我卻又深深不以為然,我的陰莖受到咬合的作用,千惠再次擺弄她的腰,由左而又、由右而左,這小妮子明明就還是完璧之身,卻能攪和出這些個花樣,陰莖又重新武裝起來!

燕翎似乎不在嗚叫,只是靜靜的流淚,表現出對我萬般的歉意,很快我的視線被另一名女子的身體給遮掩,她們並不理會我的感受,儘管玩著她們自己設定的遊戲,第三名女子,再度擺上她的陰戶,她的陰毛很稀,淺褐色捲曲狀毛髮,陰戶兩邊有肉突起,使得兩片陰唇深埋其中,陰蒂更躲藏無蹤,她一手撐著床,另一手搜尋著自己的陰戶,她的菊花穴非常完整而美麗,由中間像外呈放射線。

她撥開兩個肉片,陰蒂就置身其中,她由右而左對著陰蒂施壓轉圈,那殷紅的小東西竟一吋吋睜大,兩片陰唇也像是蛤蠣吐沙般展現,大陰唇內部又是細小紅潤小陰唇,和神秘的小通道,通道已經慢慢被透明的淫液充滿,隨時準備潰堤,如此搓弄一陣,我又吞下她不少的淫水。

第三個女孩叫茜如,千惠是這樣叫她的,「茜如…妳先離開…我…我要讓他…專心將他的精液…射進我的身體裡面…」,不會吧,我真的不能這樣,但是精液的聚積已經到了頂點,那蘇麻感也不在能夠忍受,陰莖感受到來自千惠陰道內,又一陣的熱浪,再也耐不住刺激,尾閭有如電流穿過,聚積許久的精液全洩了出來,「啊…啊…」千惠一聲長呼,趴落在我的胸前,她吻上我的唇,雙峰緊實的壓在我的胸膛,我們倆的身體陣陣的抽動,我的陽具還在她陰道中,一陣陣吐著我的精液。

「我愛你…我要嫁給你…」這是我在即將又昏睡前所聽到的話。

這段期間,我一直處在迷糊的狀態,我的身體卻又動彈不得,累積在我的膀胱的尿液,成為唯一可以叫醒我的器官,「我…我…需要上廁所…」我無力的說著。「千惠…放開他吧…他剛剛說…他需要去上洗手間…」燕翎焦躁不安的為我懇求著,「是嗎?那你再說一遍!」千惠說。我一聽心想有脫離這樣被綁著的機會,趕快說:「嗯…我真的要上洗手間!」

「好啊,嗯…我想到一個方法…既可以讓你舒暢,又可以…哈哈哈!」千惠似乎對她所想出來的妙計,深感自豪,而我卻有不祥的預感。

「姐,我想這需要靠妳的幫忙嚕,不知道妳願不願意?」

「我當然願意啊!」

「妳可不要答應的太早,事情並不會像妳想像中容易喔!」

「沒關係,為他我願意…一切!」我想她是要說,為了我她願意付出一切,我深受感動。

「哼!我就不信,妳真的願意…」剛剛燕翎的話,刺激千惠的恨意,我想她一定會出個難題給她,這要如何是好?

「那就用妳的嘴,來當他的馬桶好了!」

千惠的這句話,震撼著我,震撼著燕翎,也震撼著在場的其他人,大家幾乎都沒想到她會出這樣的難題,就連千會自己也並沒預期她會說出這樣的話,只因為她的醋意,更甚於她的恨。

空氣在凝結,我已經很難忍受膀胱的壓力,「好!我就當他的馬桶!」燕翎堅定的說著。「妳放了我,我來做!」「快一點啊!」燕翎驚吼著,這聲吼訴說多少對我的愛,對千惠的心死,對這件事情的無奈!

茜如走過去解開燕翎的枷鎖,燕翎飛快的來到我的身邊,「對不起!是我害了你!讓我補償你!」「不行!這我辦不到!」「沒關係,總比…」燕翎沒說下去,她或許要說,總比尿在床上要好吧!我全身因為隱忍而起了雞皮疙瘩,冒出冷汗,在那瞬間,除了燕翎露出對我的關懷眼光,我竟也看到千惠的眼光,也是充滿溫馨、憐憫與關懷。

燕翎蹲在我的跨間,扶著我的陰莖,將我的陰莖含進嘴裡,她右手輕壓我的膀胱,我再也忍不住,尿液全宣洩出來,直往燕翎的嘴裡噴灑,燕翎就這樣一口口的吞進她的肚子,我充滿感激,眼角淚水湧現。正當膀胱逐漸放鬆,千惠竟一傢伙推開燕翎,她也迅速將我的陰莖含進嘴中,而我後面三分之一左右的尿液,也全灑進千惠的嘴裡……。

也許是抵擋不住藥物的控制,或許是因為承受不了兩姊妹的愛意,我又深深陷入昏沉中,在睡夢中,感覺到這幾位女子交換著,讓我的陽具進入她們的身體,隱約聽到千惠的聲音說,「好好把握這一次的機會,以後他變成我的老公,妳們誰也不能再對他飢渴!還有下去後要吃一顆事後丸,只有我可以懷他的種,妳們誰都不許!」

我的陽具就在不被我掌握中,噴灑了好幾次,而她們的淫液也一次又一次塗抹在我的身上,黏黏稠稠的,模糊中,我好像用唇舌舔著千惠的陰部,她的淫液滴滴流進我的口中,如甘泉!

不知睡了多久,當我再次醒來,但覺身上空空的,毫不著力,身體依然裸著,身上汗臭腥味仍在,下體灼痛,心想多期待這所發生的一切是夢,但我知道這不是,身上的束縛已經解除,四肢疼痛青淤,緩步走進浴室,扭開浴盆的水龍頭,我需要泡個澡。

當浴盆裝水中,我進入蓮蓬頭隔間,讓水沖刷我的身體,原本乾掉的身體,因為碰到水恢復它黏糊糊的本質,我幾乎用掉了飯店準備的沐浴乳,感覺還是洗不乾淨。

躺進浴盆中,打開按摩開關,水泡湧現,拍打著疲憊肌肉,想到所發生的這一切,竟然放聲哭泣……。

裹著浴巾,走出浴室,看看週遭這一切,潔白整齊的床單,竟不像我被凌辱般景象,梳妝台上留有一封書信,娟秀的筆跡,我打開信件。

紹華哥:

很抱歉讓你經歷這一切,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因為充滿了恨,不,該說是充滿忌妒,我不期待你會愛我,但是,我知道我深愛著你,在姐姐第一次介紹你給我認識開始。

我用非常手段想得到你,我也把我的第一次給了你,我算清楚了,這時機是我懷孕的好機會,我要懷你的孩子,我相信你是負責任的男人,所以你會娶我, 做我孩子的父親。

一個月後,我會告訴父親這個好消息,然後你來提親,如果你不允,我會將你的性愛光碟公佈,那會毀了你,也許你不在乎,但也會毀了姐姐,你要考慮清楚。

如果一個月後,發現我沒有懷孕,我會要求你跟我再做一次,直到成功為止,光碟內容我會在新婚之夜交給你,由你自行處理。

對了,不要試圖找姐姐,她已經答應離開,直到你我成親,還有,你的大老二真是讓我滿意極了,哈!

愛你的 惠 留

看完了信,讓我陷入深深的恐懼之中,到底是幸還是不幸?我還是撥了燕翎的行動電話,「你撥的電話未開機,請稍後再撥…」猶豫著要不要撥到家裡,撥了幾個號碼,還是算了……。

穿戴好衣服,決定重新打起精神,離開房間,到一樓大廳辦理check out,帳已經事先結清了,飯店小弟幫我將車子開到門口,在颱風將臨的周日午後,天空幾朵飛散的雲,幾陣強風刮起樹葉紛飛……。

No comments so far.

Be first to leave comment below.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